阅读提示|3月21日凌晨,山东平度杜家疃村村民守在帐篷里阻止开发商施工,被人纵火行凶,造成一死三伤。事发四天后,25日23点43分,平度市公安局发布消息称,3·21纵火案告破,4名施暴者受王月某及杜家疃村村委会主任杜群某和工地承建商崔连某指使实施了纵火暴行。目前,平度市公安局已将7人刑事拘留。

指使人纵火的承建商是村主任亲戚

26日,涉嫌指使他人纵火的杜家疃村村主任杜群山(警方通报中的杜群某)家大门落锁。

关于杜群山当选村主任,许多村民提出质疑。记者先后采访了20多位村民,他们都提到,2011年4月,杜群山是通过贿选当上村主任的。

“少的给1000元,多的给5000元。”村民李作军称,杜群山当时也曾给他打电话,“我们家有3张选票,他说给1万元叫投他,我没答应。”

据新华社报道,杜家疃村本届村委班子于2011年3月选举。李国良等村民反映,村里选举存在贿选,当选村干部要靠“买票”。多位村民指证,2011年的选举,村主任选票每张约1000元钱,杜群某总共花了30多万元。

而警方通报中提到的另一指使人崔连某,多位村民证实,其真名叫崔连国,是杜群山二哥杜群利的妻弟。警方通报称,崔连国是贵和置业有限公司法人代表,该公司系涉事地块工地承建商。

崔连国身份曝光后,村民们更加怀疑,杜群山在征地、卖地过程中“捞取个人利益”。

背后核心问题:村民与村委如何分钱

早在2006年,涉事的这块土地已被政府征收,但当年未召开村民大会。记者先后采访了30多名村民,他们均表示,对于这块土地的征地过程“毫不知情”。

平度市凤台街道办一名负责人认为,此事的核心不是征地程序的问题,“根上还是如何分钱的问题”。

今年2月27日,招拍挂后的土地增值收益费1500余万拨付到杜家疃村,部分村民提出分发到户,遭到村委拒绝。

杜家疃村支书江胜军坦言,他个人是想把钱分下去,“按照我个人想法,这部分钱留20%在村委,剩余的80%返还给村民”。

但街道党委没有同意。凤台街道办负责人说,对于土地增值收益,并无相关规定如何分配。根据街道办党委的意见,这笔资金存入银行,每年能有90万的利息,这样每年都能给村民发福利,“惠及子孙”。

这名负责人认为,分钱暴富后,会让农民好吃懒做,甚至道德沦丧。“曾有一些村子的村民上访要求分钱,村委迫于压力就把钱分了,结果村民换车换房换媳妇,有的人还一下买两台电视机和一个保险柜。”

尽管街道办对拒绝给村民分钱给出了理由,但杜家疃村村民们表示他们另有担心。“以前叫不患寡而患不均,现在是患贪污。”村民李冒说,“这么多钱放在村委,我不相信他们不贪污不挪用。”

延伸阅读

村干部“坐地生财”黑洞如何堵?

近年来,土地资源紧张导致各方将目光转向农村集体土地,特别是一些城郊村土地。在城郊村土地的征用拆迁过程中,由于土地飞速升值,一些村干部在协助政府征地拆迁和工程建设的过程中发起了“土地财”,村干部贪污腐败案件屡见不鲜,且有增多趋势。资料显示,在由郊区发展成的广州市白云区,近4年来已有101名村干部因贪腐被查处,而其中多数涉及征地拆迁、为违章建筑撑腰等。

山东省检察部门:村民会议缺失村两委客观上“独大”

山东省检察部门人士指出,理论上讲,民政、农业、纪检和国土部门哪一个部门都有权力监督制约村级权力运行,但实践中却陷入“上级监督远,同级监督软,下级监督难”的境地,村两委班子缺乏监管。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村委向村民会议、村民代表会议负责并报告工作,接受村民监督。现实情况是村民会议缺失,村两委客观上“独大”,缺乏有效监督制约。

农民问题专家:集体不能随时拿走集体土地

另外,村干部能够以地谋利还与基层对农村土地集体所有制的曲解有关。中国农业大学农民问题研究所所长朱启臻教授说,在基层调研时,发现一些基层干部竟然认为可以“没收”集体土地,集体可以随时拿走、处置农民的土地,这不符合中央农村政策精神,但百姓并不明白。“中央一直强调保护农村土地承包权,不允许以集体的名义随意或轻易地剥夺农民的承包权,但实践中集体所有制成为少部分人谋利的工具”。L

综合新华社、新京报

(原标题:村民:“不患寡而患贪污”)

(编辑:SN095)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