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北京6月1日消息(记者白杰戈 周益帆)中央民族大学认定三名本科生入学资格弄虚作假,上周决定取消他们的学籍。校方向本台证实,这三名学生都来自河南,因为入学后的英语分班考试成绩跟高考成绩差距明显,引起学校注意,之后经过调查确认。校方已经向他们发放处理通知。

中央民族大学在上周的校长办公会上决定,取消三名本科生的学籍,理由是他们的入学资格弄虚作假。学校招生办公室的老师庞建超介绍,这三名学生入学之后的考试成绩跟高考成绩差距明显,引起学校注意。

庞建超:我们有个入学考试,分班会用到。

记者:哪个科目?

庞建超:英语。高考是150分总分,基本上折合成百分制之后,还跟入学考试的成绩相差50分左右。比如说高考80来分,入学考试可能考了30多分、40分。我们觉得这个差异比较大,进一步再看到他们期末考试也是这样,成绩都跟高考相比差一半,这就是比较明显的一个嫌疑,一个线索。然后我们再往下追、往下看,确确实实。

之后,学校通过进一步调查,掌握到更多证据。

庞建超:包括一些笔迹啊……

记者:学校是可以调取到他们当年高考的考卷吗?

庞建超:对,这些渠道都是畅通的。但具体的一些标准、做法不能再说太多……

知情人介绍,这三名学生都是2012年入学。中央民族大学证实,他们都来自河南省,但没有透露具体信息。河南省教育厅官方网站转载《河南日报》的报道称:“2012年的高考,河南省标准化考场实现全覆盖,‘每个考场都有视频监控,每个摄像头后都有一位监考老师紧盯考场动向……’一系列新举措让违纪舞弊行为难逃‘法眼’。”

河南媒体当时的报道介绍,每个考生必须在考场内的指定区域里目视摄像头两秒钟,作摄像记录,以便之后对疑似违规考生进行信息对比取证,同时也能对试图替考的考生起到防范和威慑作用。视频的保存期限是半年。截至发稿,中央民族大学没有确认在调查过程中是否跟河南当地的招生考试部门联系,调取监控视频等相关证据。

中央民族大学本周已经开始向三名学生发送处理通知。学校招生办公室的老师庞建超介绍,“取消学籍”的处分跟“开除”有所不同。

庞建超:开除学籍是还认可你这个学籍,但因为你在上学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问题,把你学籍拿掉,就是说,一个从根上有,一个从根上就没有。

记者:取消就是说压根就根本不应该有过。

庞建超:对。

这三名学生2012年分别进入中央民族大学三个不同的专业,其中一名女生的同学介绍,她已经通过毕业设计和答辩。

该学生告诉记者:她的专业水平也不差,但是具体什么情况我们不太清楚。她还挺认真的。

记者:你们现在应该已经答辩完了?

女学生:对。

记者:通过了么?

女学生:通过了,但具体成绩不清楚。

记者请同学向这名女生转达采访请求,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另一名被取消学籍的男生,他的两名同学介绍,他在大一就离开学校,微信朋友圈显示在国外留学,但点名册和毕业名单上还有他的名字。

同学:每次点名的时候,因为点名册从来没有更新过,会把这个同学再点一遍。

同学:前一段时间看到毕业的名单上有他的名字,大家才又想起来了。

第三名被取消学籍的学生据称也已经出国上学,她的同学没有接受采访。

中央民族大学招生办公室的老师庞建超表示,为了确保招生录取工作的公平、公正,作出取消学籍的处理决定。

庞建超:你通过弄虚作假的行为把别人挤下去了,如果我们再不按照法律和规章制度处理掉,相对于别的学生来说,是很不公平的行为。别的学生都是通过自己的高考成绩、包括之前从小学到高考考上来,结果别人走了捷径进来,插在你前面。这种情况下,无论你在学校学得多好,但在起点上,你是插队进来的,或者翻墙进来的。”

中央民族大学党委宣传部部长朱雄全表示,在调查处理的过程中,学校没有受到压力。“学校做这个事,是八个字:依法依规、认真负责。学校的态度很坚决。”

河南省招生办公室新闻发言人陈大琪表示,具体情况她还不知道。“我从来没有得到过相关资。中央民族大学如果同河南省招办联系,我们会全力配合,按照教育部要求,对于弄虚作假的考生,一定配合严肃查处。”(稿件来源:中国广播网)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