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最高检一天通报6起“打虎案”进展,武长顺被控6项罪名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梦遥)6月3日上午,最高检通报了6起“打虎案”进展。其中,河南省委原常委、洛阳市委原书记陈雪枫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另有仇和、杨卫泽、武长顺、斯鑫良、肖天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记者注意到,上一次大规模通报“打虎案”信息是在上月6日。其时,最高检官方宣布陆武成、梁滨、隋凤富和张力军涉嫌受贿被提起公诉。而此次发布的公诉信息又增一人,高官所涉案件正在密集进入公诉阶段。

6起“打虎案”所涉何罪?

在6月3日被宣布立案侦查之前,关于陈雪枫的最新消息来自中纪委的通报。2日晚间,中纪委宣布陈雪枫严重违纪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通报内容显示,陈雪枫严重违反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搞团团伙伙,培植私人势力。这是中纪委在对官员落马通报中,首次使用“培植私人势力”的表述。

最高检官方通报中列明了被提起公诉的高官所涉罪名。其中多人都是因为受贿被检方提起公诉,唯独武长顺涉多项罪名。

仇和案中,检方起诉书指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杨卫泽、斯鑫良和肖天的检方起诉书中也同样指控“受贿罪”。

但在武长顺一案中,郑州市检察院指控,武长顺涉嫌贪污、受贿、挪用公款、单位行贿、滥用职权和徇私枉法。

“大老虎”们在哪里落马?

陈雪枫的官方简历显示,他1958年出生于河南开封,1982年毕业于中国矿业学院选煤专业,任职永城煤电集团公司负责人期间,他还被评为国家有突出贡献专家、获过“全国劳动模范”称号。

2011年,陈雪枫从河南煤业化工集团董事长一职出任河南省副省长,直到2016年1月被调查前,他的职务为河南省常委、洛阳市委书记。

仇和落马前的职务为云南省原副书记,其“铁腕”施政方式让他曾是受争议的“明星官员”之一。仇和仕途起步于江苏宿迁,后“转战”昆明,《南方周末》曾有报道称,宿迁期间他撤换了不作为的干部,任职昆明后有1200多名官员因“影响软环境”被问责。

他的政治生涯止步于去年全国两会,去年3月15日中午,中纪委通报仇和接受组织调查。中纪委去年7月份的通报中提到,仇和在干部选拔任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贿赂。

武长顺是天津市政协原副主席、市公安局原局长,也是“十八大”后天津落马首虎。2014年7月20日,武长顺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

武长顺1954年生于天津,1970年参加工作,到2014年落马前的44年间,他深耕天津公安系统,历任天津公安交管局局长、公安局局长和政法委副书记等职。

斯鑫良则是“十八大”后浙江落马“首虎”,落马前其职务为浙江省政协副主席、党组副书记。和武长顺类似,他是浙江本地人,落马前从官经历从未出过浙江。

杨卫泽是江苏省委原常委、南京市委原书记;肖天是国家体育总局原副局长。

5人被提起公诉将在哪里审?

对于“打虎案”在哪里审的问题,此前多位专家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都表示,公诉地点的选择主要是为实现公平高效审理,一方面考虑就近原则,同时办案经验和办案力量也是重要因素。

按照最高检官方发布的信息,从云南任上落马的仇和案由贵阳市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南京市委原书记杨卫泽案由宁波市检察院审查起诉,落马于天津的武长顺案由郑州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落马于浙江的斯鑫良案由江西九江市检察院审查起诉,此前任职北京的肖天涉嫌受贿案则由南阳检方起诉。

按照《人民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施行)》相关规定,人民检察院在立案侦查中异地管辖,需要在异地起诉、审判的,应当在移送审查起诉前与人民法院协商指定管辖的相关事宜。

这也就意味着,在确定公诉及审判地点之前,检察院已经与法院协商一致。如果不出意外,这5名“大老虎”将在与公诉地同级的人民法院等待自己的审判。


认识到生命空无,就无往不胜

只要认识到空无的道理,生命就无往而不胜。生命想透了其实与一个晚期癌症病人无异,什么都不必太过执着,喜欢干点什么事就干点什么事而已。


下一个美国超级英雄特朗普

“特朗普现象”其实是美国新教文明进入衰退期以后的一次自救。特朗普和他背后的美国群众,是对内外挑战的坚决应战,是美国文明不甘沉沦的生命活力迸发。而与之对立的建制派,则是腐朽的、堕落的。特朗普参选的结果,将决定美国未来是走向中兴还是就此沉沦。


支持年轻人构建中国科学未来

中国的科技教育体制需要进一步完善,对这一点大家有广泛共识。完善体制的重要举措之一就是支持年轻人,特别是那些独立生涯起步不久、相当于国外助理教授时期的年轻科学工作者,以及当代科学研究的主力军:博士后和研究生。


当今世界的130多个共产党

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有越来越多国家的共产党与社会党开始不同程度的互相交往、联合斗争。中共自1982年以来也与社会党国际和多国社会党建立联系,甚至多次派代表以观察员身份参加社会党国际每隔三年召开一次的国际代表大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