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了十几万债,到县城买房子,本是想让孩子在县城读书,可在身体患病、经济收入能力几乎丧失的境况下,孩子的入学报名又突然搁浅。这让43岁的湖北郧西“老实人”陈严富失去理智,拔刀相向,把无名之火指向了无辜师生。

陈严富如何从“老实人”变成“凶手”?入学报名为何起争议?学校安全有无漏洞?9月2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走访事发地,还原了事发过程,揭开了背后的纠结内幕。

9月1日上午十时四十左右,湖北十堰一犯罪嫌疑人陈严富,持刀将郧西县东方小学教师刘红青砍伤,并砍死砍伤9名学生,现已致3人死亡,6人在抢救,犯罪嫌疑人跳楼自杀。当地居民称陈严富砍人是因为女儿没有报上名,曾4次求老师差点跪下,老师就是不接收。华西都市报记者梁斌发自湖北郧西县

探因

爷爷说:

学校不接收成绩差的孙女激化了矛盾

9月2日上午10点15分,把孩子送进东方小学两个多小时后,十堰市郧西县的徐女士仍和二十多名家长一起,站在校门口,等着孩子放学后接回家。“孩子昨晚就说不敢再来学校了,今天早上也在校门口看见一排孩子赖在门口死活不愿进校门。”

铁门内,孩子们下课时又像过去一样欢呼着到操场打乒乓球。不同的是,站在校园里的老师紧张地对身边的记者说,“早上就对孩子做过心理辅导了”。

铁门外,就“没写完作业不让进教室”一说,徐女士和其他几个家长议论纷纷。徐女士介绍,她的儿子今年10岁,在事发的五(2)班就读。昨日,孩子爸爸本是带孩子到班级报到。可是很快,孩子爸爸又带孩子回家了,还对徐女士说,“暑假作业没完成,老师让补完作业再回来上课。”

一天前,徐女士的儿子在家补作业。据她介绍,被刺的刘红青老师是东方小学政教主任,曾是四(2)班班主任,后跟班到五(2)班,不再担任班主任,只教数学一科。

徐女士说,五(2)班有50多名学生,她的儿子在班里成绩排第二名,行凶者陈严富女儿的成绩在班里排37名左右。“不管成绩好坏,没完成作业都不能进教室。”徐女士说。陈严富的69岁父亲陈师山坚持认为学校不接收成绩差的孙女激化了矛盾。他说,在上一学期开学报名时,孙女成绩在班里排倒数四五名,东方小学老师当时就不愿接收,后来,给老师“做了工作”才勉强接收。校长说:

我们没权利不让孩子上学

对此,刚从殡仪馆赶回学校的东方小学付校长说,“学校从来没要求不交作业就不能进教室,此前说法不知道从哪里流出来的,要以警方说法为准”。陈师山同样不认为孩子没完成作业。2日下午,陈师山指着自己卧室的一张桌子说,孙女就趴在那里写暑假作业,前面20多天都在写,后面10多天写完了,“就借了五年级的课本提前预习”。

对此,站在东方小学门口的家长透露,县里很多学校包括东方小学,老师的教学成绩与职称和工资挂钩,每年在教职工大会上还要公布教学成绩,逼着老师们出成绩。不过,东方小学付校长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教学成绩只占工资和职称评价的很小一部分,教职工大会也只是“概括一下”教学成绩。

付校长解释说,8月31日一整天,是外转学生报名时间,9月1日,是包括陈严富女儿在内的学生报名时间,“因此不会出现网上出现的找了四次甚至下了四次跪的情况。”此外,她还说,“经常对教职工叮嘱,九年义务教育阶段,我们没权利不让孩子上学”。

惊魂

爷爷说:

第一天被拒收后儿子情绪不高

昨日下午2时左右,记者来到郧西县红光社区的红光小区。陈师山一边叹气一边打开房门。

四口之家只剩老人看家,三室两厅的房子里显得空荡荡。陈师山倚靠在高凳上,指着餐桌下的两个空啤酒瓶说,事发前两天,他和儿子陈严富分别喝了一瓶啤酒,而在此前,长达半个月,他都没喝过酒。

陈师山记得,就在8月31日,儿子带着女儿去东方小学给女儿报名。下午回家就对老人说“报不上”,晚上吃饭时明显情绪不高,老人就安慰儿子说,“明天再去报嘛”。

按陈严富父亲的说法,9月1日上午,陈严富再次带着女儿去报名。老父陈师山没发现异常,没注意到儿子带刀子,“到现在家里的水果刀有两个,都摆在那里没动”。在被老师拒绝后,陈严富带着女儿走出校门,把女儿放在发往十堰的班车,并给十堰的孩子舅舅打电话,让接孩子。在一切安排妥当后,陈严富返回学校实施了刺杀。

陈严富父亲的说法暂未得到警方回复。目击者说:

老师紧紧抱住凶手喊学生赶紧走

根据目击者的回忆,当天上午,陈严富来到五(2)班时,数学老师刘红青和班主任申邦秀都在班里招呼着报名。

学生刘明(化名)的妈妈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转述了孩子的一段话,“歹徒走进班里那一刻,两位老师在发资料,歹徒进门就掏出刀子对着门口的学生行刺。刘老师见状,从歹徒身后紧紧抱住歹徒,对我们喊道,赶紧走!歹徒转过身,继续刺着刘老师。”刘明不敢再回忆过去的一幕,昨日,他仍吓得不敢回教室。

警方证实,凶器是一把20厘米长的水果刀。在刺伤五(2)班师生后,陈严富从前门走出,来到右边的五(1)班,划伤了一名学生。很快,他又从走廊前跨过,来到左边的六(1)班,把前门口的第一个学生拽在胯下,准备行刺。

六(1)班陈老师看到后,冲到陈严富身边,用左右臂膀箍住陈严富的左右手,猛的把陈严富推到门外。然后,陈老师转身从讲台拎起木制长尺,回到前门口,紧紧攥着木尺和陈严富对峙。

此时,五(1)班班主任拨打110报警及120救援。然后给付校长打电话,付校长立马给中心小学和社区联系。当地警方数分钟后出动,看到楼下跑来的警察,陈严富从五楼跳下。事后统计,五(2)班死亡3人,受伤两人,为受害最大班级;五(1)班一名学生遭划伤;六(1)班,两名学生受伤。伤者中男生占四个,五(2)班刘老师死亡。

凶手

买房治病欠外债十几万陈严富走上末路

陈严富69岁的老父亲怎么也没想到儿子会做出刺杀师生的事情。

在陈师山眼中,儿子是“老好人”,话不多,也不多事。为数不多的打架还发生在少年时,“那是闹着玩的”,青年时,没再和人打过架。“不把他逼到一定程度,他不会起毛,一旦起毛,多少有些偏执。”

据陈师山介绍,2009年陈严富眼看着孩子该上幼儿园,而村里啥学校都没有,借钱在县城买了房子。很快,陈严富的女儿如愿在县城的春乔幼儿园入学。2011年,转到东方小学就读。

生活本朝着美好的方向努力,到了2012年,却发生了逆转。

陈严富前些年就有些腰疾,到2012年,“啥也不能干了”。医生告诉他,治疗他的腰椎间盘突出至少得花三四万元,“治不好还可能致命”。日子已经捉襟见肘,偏偏到了今年4月,陈严富骑摩托时不小心摔倒,胳膊粉碎性骨折,花了三四万块。

在外欠账十几万,自己又几乎丧失劳动能力,可能导致陈严富的无名怒火最终指向了无辜的师生。再怎么锻炼也要保障孩子安全

开学是否接送孩子?

学校家长出招保障“既有安全又有自由”

“9月1日开学了,提示各位车主,在路口遇见独自一人上学或回家的小朋友,请给他们让一让路,等一等他们。”

9月1日开学,这条呼吁信息在朋友圈里刷屏。转发这些微信的,大多都是现今“05”后小学生的爸爸妈妈“80后”们。“曾经我们上学、放学都是一群小朋友一窝蜂邀约,现在想要锻炼孩子却不敢,两难呀。”一方面:孩子想得到锻炼为争取自己去上学跟姥爷躲迷藏

李小莉是天涯石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家住武成大街,从家到学校的距离仅仅两公里,路途中有两三个红绿灯口子。从小学一年级到四年级,小莉的姥爷天天接送她。

“现在我读五年级了,都有同学自己回家了,我姥爷还在接我。”小莉觉得自己长大可以独立上学放学了,便向家长提出申请。父母答应了她,可姥爷觉得一方面孩子太小,另一方面,武成大街现在正在修地铁,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

拗不过小莉的姥爷,只好采取电视剧里的桥段,悄悄跟着小莉上学。可几天前,小莉发现了悄悄跟着自己的姥爷,先是加快了步伐,过了武成大街二号桥那个红绿灯口子,一溜烟窜进河边的花园里。躲在树丛中,看着姥爷在河边寻找自己,小莉觉得好玩又好气。一方面:安全隐患就在身边听闻大学生失踪家长请假接娃娃放学

“我之前有一学期没来接女儿,她自己和同学回家,最近在电视上看到几个读大学的女娃娃都遇害了,害怕得很,现在我每天再忙都请假抽空来接送。”家住东风双桥子的侯女士女儿正在上六年级。

现在,因为女儿和自己上班的时间有冲突,每天都只能请了假来接孩子,说实话很耽误自己的工作,但是又考虑到孩子的安全不得不去接,自己很矛盾。

低年龄段孩子 必须家长接送

孩子认为自己长大了,家长希望他们得到锻炼,除了必要的自我安全教育,面临拥堵的交通与复杂多变的社会环境,学校家长又该怎么办?

成都市草堂小学张数老师说,“我们学校规定,1—3年级的低段孩子必须有家长来接,老师才会放行。”

泡小西区副校长程钰铭建议,现在不少孩子都住在同一小区,甚至同一单元,家长们可自主组团,轮流去接送孩子,一名家长把所有孩子接到,送回家,这样既能保证安全,又节约了人力物力。

刘皓洋雷强华西都市报记者 肖笛 张菲菲

(原标题:好父亲如何变成行凶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