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落马“一把手”中的前后任:最多连续四任被查

今日,当大多数单位还未上班时,中纪委已在7:55分发出了“打虎令”——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盖如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盖如垠是十八大后黑龙江“第三虎”,此前,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省农垦总局原党委书记隋凤富,以及省委原常委、大庆市委书记韩学键两人于去年底在一个月内相继被查。

除“军老虎”外,距离盖如垠最近被查的一位省部级官员,是证监会原副主席姚刚,他于11月13日被查。同比去年12月,共有4位省部级及以上官员落马,其中备受关注的令计划便是去年12月22日冬至日被查,也是在同一天,比令计划早几个小时发布了前述韩学键被查消息。

值得一提的是,王岐山自11月2日在中南海紫光阁会见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之后一直未有公开报道,此前王岐山的“隐身”时长被认为是“打大虎”的一个风向标。

今日被查的盖如垠出生于1953年,此前曾长期在党政机构任职,历任辽宁省沈阳市副市长,黑龙江省大庆市长,省委常委、大庆市委书记,省委常委、哈尔滨市委书记等职,近60岁时转任黑龙江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发现,之前落马的两位黑龙江“老虎”,都与盖如垠有高度关联性。

隋凤富与盖如垠同在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任上落马。而韩学键与盖如垠曾有“三重交集”:盖如垠在任职大庆市委书记时,韩学键是其党政“搭班者”,任职市长;2008年盖如垠转任副省长后,韩学键又成了盖如垠在大庆的继任者,任大庆市委书记;两人也曾是省委常委会的同事。

韩学键

另外,据媒体报道,盖如垠和韩学键两人还有一个共同点,即两人在任职期间都曾被实名举报。

“政事儿”注意到,在此前的反腐风暴中,不乏像盖如垠和韩学键这种“前腐后继”者,甚至有连续四任“一把手”均被查的案例。虽然在官方公布的“双开”等通报中,并未提及落马前后任之间存在何种相关性,但作为曾经或“并肩战斗”或“传帮带”的同事和前后任,在各种重大事项上难免会有一定利益关联,甚至不排除前者落马后举报后者的可能性。

连续四任落马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梳理发现,连续四任“一把手”落马的案例比较少见,在公开报道中,有连续四任山西高平市长和河南交通厅长先后落马的案例等。

高平是隶属于山西晋城的县级市,被称为“煤铁之乡”。因煤铁而闻名的小城近年又多了一个称号——“县级塌方式腐败样本”。

2014年4月30日,高平市女市长杨晓波因涉嫌严重违纪被查。杨晓波也因为与多名上下级通奸而被人熟知。据媒体报道,杨晓波在面对办案人员时曾声泪俱下称,“恐惧看守所,恐惧监狱,恐惧也得去呀,真的很难,对不起,救救我吧。”

杨晓波

杨晓波于2011年任职高平市长,在此之前,王树新、谢克敏和秦建孝三人在2001起,先后任高平市长。与杨晓波一样,这三位前任也于2014年先后被查,其中王树新和秦建孝在同一天落马。王树新落马时任职晋城市常务副市长,谢克敏任职山西省监察厅副厅长。

“政事儿”注意到,中纪委常委、山西省委常委、纪委书记黄晓薇曾于今年8月27日调研高平,同高平党政领导班子成员和人大、政协主要负责人座谈。黄晓薇强调,要把纪律和规矩挺在前面,用纪律管好党员干部,既要解决“不能干什么”,更要解决“必须干什么”,要正确处理纪律与担当、反腐败与抓经济的关系。

与高平市相同,河南省交通厅连续四任厅长也曾先后落马。

2012年11月29日,河南省许昌市中级法院对董永安受贿一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其无期徒刑。董永安此前任职河南省交通厅长,而他的前三任曾锦城、张昆桐和石发亮也先后入狱,并且张昆桐和石发亮与董永安一样,都被判无期,而曾锦城被判15年。

董永安入狱后曾这样忏悔:在我上任之前,这里的前三任厅长都因为经济问题落马,我上任后一直告诫自己要以前车为鉴,在这个位置上安全着陆。我知道前车之鉴、后事之师的警言,也知道手莫伸、伸手必被捉的警告,关键是自己没有把握住,在党性原则和物质诱惑之间,抱着侥幸心理,利令智昏的我选择了后者。

连续三任落马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连续三任“一把手”落马的案例中,广为人知的有中石化总经理、昆明市委书记,广东茂名市委书记等职位。

2015年10月7日,时任福建省长苏树林涉嫌严重违纪被查,他也是十八大后唯一一位在省级行政“一把手”任上被查的官员。作为“60后”的十八届中央委员,苏树林曾被认为是“明日之星”。

2011年赴福建任职之前,苏树林为中国石油化工集团公司总经理、党组书记。在此职位上,他的前任陈同海和继任者王天普均先后落马。

陈同海2007年6月被“双规”,2009年,因受贿近2亿元被判死缓。2015年4月,王天普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之后的“双开”通告称,王天普身为党的高级领导干部,严重违纪,且在十八大后仍不收敛、不收手,性质恶劣、情节严重。

十八大后的反腐风暴中,云南也是“重灾区”之一,其中连续三任昆明市委书记先后落马。

今年全国两会结束日,云南省委原专职副书记,曾经的明星官员仇和在京被中纪委带走调查。2007年,仇和从江苏转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2011年起任专职副书记,而昆明市委书记的继任者为张田欣。2014年7月,张田欣因涉嫌违纪被免职,经中纪委审议并报中共中央批准,决定给予张田欣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其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收缴其违纪所得。

仇和

张田欣的继任者为高劲松。与前两任不同,高劲松在昆明市委书记任上半年后落马,并且他也没有进入省委常委会,落马时为正厅级。

另外,三任广东茂名市委书记也先后被查,分别为周镇宏、罗荫国、梁毅民。其中梁毅民是2014年10月在茂名市委书记上落马的,另外两位均在十八大之前被查,其中,周镇宏在广东省委常委、省委统战部长任上被查。

连续两任落马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仅在十八大后,连续两任“一把手”落马的案例已较为常见,其中比较受关注的有:兰州军区联勤部长、国家发改委价格司司长,山西太原市委书记、前述大庆市委书记、河南开封市委书记、吉林松原市委书记等。

十八大后,被查的“军老虎”已有40多个,除了徐才厚、郭伯雄和谷俊山等人外,兰州军区联勤部因先后两任部长落马而备受关注。

2015年8月,官方公布第9批军队近期查处军级以上干部重大案件情况,其中包括兰州军区联勤部原部长张万松涉嫌严重违纪问题被立案调查,而其继任者占国桥早在2014年12月被查,两人均为少将。

同时,兰州军区原副政委、中将范长秘以及兰州军区联勤部原政委、少将邓瑞华也先后被查。

国家发改委在十八大后也有多位官员相继被查,其中,价格司更是“重灾区”之一,曹长庆和刘振秋两任司长先后被查。曹长庆2014年5月退休,三个月后被查。刘振秋是曹长庆的继任者,但也仅仅在司长任上四个月后同样被查,与其同时被查的还有另外两位副司长。价格司因为拥有诸多审批权,而被称为国家发改委内最有权力的部门之一。

十八大后,山西出现“塌方式”腐败现象,先后有四位省委常委及多名省部级官员被查。其中省会城市太原先后两位市委书记被查。2014年4月,中国科协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申维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其在2006年至2010年任山西省委常委、太原市委书记。其继任者为陈川平,于2014年8月被查。

在更早前的2006年,曾任职太原市委书记的侯伍杰被判11年,但与上述两位并非先后任。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注意到,在2014年10月的一次会议上,刚履新2个月的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曾这样点评:太原先后有三任市委书记,连续三任市公安局长出问题,还有多名干部和企业主被调查,这在全国的省会城市中是罕见的。太原市,也包括我们山西省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问题?根本原因还是在于没有从严治党,没有从严治吏,没有履行主体责任。

另外,山西省阳泉市也有先后两任市委书记落马,分别为白云和洪发科,其中白云落马时已任职副部级山西省委常委、统战部长。

2014年最后一天,河南开封原市委书记祁金立被查。他的前任刘长春则在四个月前被查。刘长春被查时的职位则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财政经济工作委员会主任委员。

辽宁松原市先后两任市长也被查,其中一位是之后升任为工商总局副局长的“65后”孙鸿志,其于2006年到2010年间任职松原市长,2014年12月被查,而其在松原的前任蓝军也于同月落马,被查时已转赴吉林省人大常委会任职。

“政事儿”(微信ID:gcxxjgzh)撰稿:新京报记者 马俊茂


中国外交只是在“砸钱”么?

中国经济“走出去“,需要相应的外交政策为其”保驾护航“,未来外交为经济服务的特点会越来越明显,中国外交的“大年”在接下来或许会成为一种常态。


三亚裤衩事件:城管应被限权

正如网友所言,“如果权力不是来自于人民,权力就必然蔑视人民。”三亚“裤衩事件”,暴露出的问题恰恰是城管部门执法权被滥用,他们的无法无天,让一个有社会地位的人不得不没有人格尊严。那么,普通百姓遭遇类似尴尬,城管部门肯低下其傲慢的头颅吗?


党报不能让市长抢了书记风头

其实很多地方出台的改进宣传报道文件都有明细规定,而且点明要“遵循新闻价值和新闻规律”,但如果将文件当尚方宝剑而循规蹈矩,照样不是“安全”的,因为出台文件的人往往就是破坏文件的人,他们总有最终解释权,让人防不胜防。


4位总统被杀,美国为何不控枪

20年前在枪击事件中痛失18岁爱子的格里高利·吉布逊在《纽约时报》撰文说,“这是我们美国人想要的生活方式。我们要自由,我们要枪械。哪怕必须不时忍受一下校园枪击的痛苦,也只能这样。”这代表了很大部分美国人的看法:枪击案频发造成的伤亡,是为自由必须付出的代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